香槟味的

衬衫上的第二颗扣子留给你

【魏白】Episode

伪现实
勿上升真人
严重ooc
没有加糖的小甜(?)饼


白敬亭又一次在半夜里醒来,最近他很浅眠。他睁开眼慢慢适应周围黑暗的环境,魏大勋的手臂正搭在他的腰间,睡的正熟。

他俩在一起第三年了,彼此的习惯也相互了解了个透。白敬亭想起刚在一起时的那段时间,自己特别依赖魏大勋,同居之后睡觉时身边若没有这个人,睡眠质量明显下降。

他不知道最近自己闹什么毛病,近半年来,小吵不断,大吵的频率保持在一个月一两次。明明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就不多,工作的缘故使两人几乎忙成了空中飞人。其实不是魏大勋的错吧,是自己总莫名其妙发神经。

比如看到魏大勋和哪个女演员又接了吻戏;比如看到公司要求他又要和谁在电影宣传期炒一波热度;比如看到热搜上魏大勋上综艺和谁又有了蜜汁cp感……其实他知道这再正常不过,更何况娱乐圈日新月异,每一分钟的热搜都有在不断更新。

可他还是无法停止那根敏感的神经去思考,揣摩魏大勋的心情。他在和别人亲近的时候,会不会也动心呢?特别是女孩子。

如果不是魏大勋在上综艺节目时候被“逼婚”,他也快忘了魏大勋也到了该好好谈个恋爱再步入婚姻的年纪了。而不是跟自己耗在这里,在兼顾事业之余还要花费精力来安抚自己多余的不安。

他借着射进窗台的月光,模糊地看到魏大勋的睡颜,这个人太温柔了啊。白敬亭知道自己的性格有时会闷着,什么话都烂在心里。甚至被眼前这个男人惯得有些任性,会在他面前耍些小脾气。

这半年来的争吵让两人都有点神经衰弱,魏大勋大多数都在包容他,尽可能减少恶语相向的事发生,不论怎么说,吵架总是伤感情的。白敬亭也不仅仅是因为那些热搜之类无谓的内容要吵架,是他觉察到魏大勋最近对自己越来越疏离。

譬如不再需要自己再为他做些日常琐碎的活儿。魏大勋突然不再像往时一样依赖自己帮他烫西装,也不需要自己再为他思考如何搭配衣服了。即使晚上两人躺在床上,魏大勋也只会轻柔地捋自己的头发,温柔地笑着说:“快睡吧。”

你看,换做以前他准像只大金毛一样趴在我身上,试探性地轻吻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坏笑着问我“做吗?”现在魏大勋清心寡欲得让我误以为他瞒着我出家了,再加上那些绯闻,更是火上浇油,从单纯因为恼怒而吵架演变成刻意要找他吵架。

仿佛那样就可以令我忽视掉他对我的种种冷淡的行为,是厌倦了对吧?是想分开了对吧?

白敬亭是个挺被动的人,就像分手也不愿主动去提,不,他根本不愿去想。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还喜欢魏大勋。可是他的恋人,依旧用温柔筑起一道墙来掩盖他心中所想。他也不懂如何拆下这座墙,心情浮躁起来吵架更是愈演愈烈。

有次白敬亭气急之下摔了他俩一周年时订做的马克杯,魏大勋用力抓过白敬亭的手臂“你最近脑子到底在想什么?”白敬亭毫不示弱地瞪着他,也不说话。

魏大勋看他这副模样,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放开了白敬亭的手臂“没事的话,早点休息吧。我还需要去趟剧组。”说完转身拿过搭在沙发上的外套就出门了。

那句话…潜台词是在说自己无理取闹吧?白敬亭看着满地的碎片,自己竟然完全毁掉了啊…如同自己逐步在毁掉和魏大勋的过去一样。

仅仅是因为自己一厢情愿的在胡乱的猜想引起的争吵,魏大勋才是无辜的一方吧。

白敬亭最近才杀青了一场戏,意外地得到一个小长假放松。无奈魏大勋最近有出新剧上档,处于宣传期的他综艺,采访,见面会轮流跑。昨晚睡前俩人躺床上的时候,魏大勋不忍心留他一人在家吃饭,问他要不要明晚等他完成工作后一起吃。

白敬亭显然还困在那个“魏大勋厌倦这段感情”怪圈中,冷淡地回答道:“不耽误你工作,你忙吧。”魏大勋听到他的语气愣住了,他已经很久没听到白敬亭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了。带着疏远和冷漠。

他不喜欢这样的白敬亭,那样的白敬亭跟自己之间仿若隔了几百万光年的距离。魏大勋从背后揽住白敬亭,轻柔地把唇覆在他的后颈处。白敬亭只觉得有些痒,但他任由魏大勋抱着一动不动。

魏大勋无奈地叹了口气,似乎是拿躺尸的白敬亭没办法。“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回来。”白敬亭听见这话终于肯转过头看他,眼睛亮亮的,被灯光染上了几分暖意。“其实你……”他皱着眉看魏大勋,“你没必要对我那么好的。”

魏大勋被他这话吓了一跳,随即大脑充满了问号,小白又接新剧本了?这是在对戏吗?白敬亭看他惊讶和疑问的神情,心又沉了几分。他不想就这样挑明,他贪恋这个人身上熟悉的气息,还有他对自己的一切宽容与温柔。可你明明是很厌倦这样无理取闹的我吧。

魏大勋对上白敬亭看向自己的复杂的眼神,以为是他入戏太深。实在觉得是可爱,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为了防止白敬亭跳起来打他,迅速地关了台灯抱住白敬亭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很晚了,快睡吧,晚安。”

白敬亭被他这波操作搞得有点懵,回过神发现自己正处于恋人温暖的怀抱中。白敬亭突然不想花费脑力再在这怪圈里思考这个破问题。空调的温度被调得有点低,白敬亭往魏大勋那边又挪了挪,至少在此刻,枕边人身上的温度是切而实在的。于是他亲了亲魏大勋的下巴,小声地说了声“晚安。”


新剧宣传期自然会被网友们各种拉郎配,更别说魏大勋自带有和谁都速配的属性。白敬亭刷了会儿微博,都被魏大勋的剧宣刷屏了,毕竟真人就在家里,再看那些高清饭拍图实在没什么意思。

他窝在沙发里打开电视搜魏大勋的新剧看,已经更新到快一半了。这部剧讲的是一位律师的热血奋斗史,看点之一还有男主和女主的感情线。两人从相识相知相惜到相爱,没有狗血的车祸和失忆,一切水到渠成。更要命的是,两位主角的演技在线,外表和气场上意外地相配。看得白敬亭都要觉得他俩再演下去就假戏真做了。

他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时针指在数字五和六的中间。魏大勋七点结束剧组宣传见面会,现在从家到现场大概也就一小时车程,干脆去找他一起吃饭得了。白敬亭随意套了件白色的外套在身上,揣上车钥匙和手机就风风火火出门了。

一小时后,白敬亭到了现场。粉丝和记者都拥在门口,进去是不可能的了。出门太急,帽子和墨镜之类用于遮脸的东西都没带,幸好车上备有口罩。不然被记者拍到白敬亭还来参加魏大勋新剧发布会,cp榜热度怕不要被刷到登顶了。

说到这里,白敬亭归根结底还是要怪自己气在一时,你问气什么?还不是气魏大勋和他的新·荧幕cp太配?白敬亭正琢磨怎么从后门进去,不过一没员工证,二没提前打招呼的,混进去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见面会也快结束了,等会也没什么。

十分钟后,人群明显有些躁动,应该是演员们准备出来了吧,白敬亭想。果不其然,白敬亭一眼就看到魏大勋走在最前面,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大概是身高优势,魏大勋看到门外一个高瘦的身影,他只一眼就认出是谁。跟身边剧里的搭档们打趣道:“哟,我还看到了男粉,看背影挺帅的,谁家的认领一下?”几乎全部人都随着魏大勋的视线望去,183的身高在大多数女粉丝中还算惹眼。

去你的吧魏大勋。白敬亭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白敬亭在众目睽睽下只好摘下口罩尴尬不失礼貌地笑了笑,热搜躲不过了。

魏大勋穿过人群一副好哥们儿似的揽过白敬亭肩膀:“还知道来看哥哥,今晚请你吃饭。”白敬亭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客气客气,今晚火锅走起。”

说完和媒体还有粉丝打了声招呼走了,毕竟这种场合还是以宣传新剧为重,粉丝大多也是奔着各自的爱豆来的,若是喧宾夺主就不厚道了。

八卦新闻的记者从来不会放过任何明星间交往的信息:“请问大勋,你和小白是什么关系啊?”这句话歧义很严重,若说只是好兄弟不免被怀疑有敷衍的成分。像这种问题只能给一个半真半假或一语双关的答案“我和白敬亭?就是大勋花和敬亭山的关系啊。”这算什么答案?记者看不透他这心思,只好放过他继续下一个问题。

好不容易结束难缠的记者们各种问题,魏大勋和剧组打了个招呼,说临时有事今晚的聚餐就不去了。剧组的人心里门儿清,默契地放过他只说要他改日请吃饭。

魏大勋在停车场找到白敬亭的车子,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你可太慢了。”白敬亭单手操控着方向盘把车从车位开出来,“没办法嘛。倒是你,昨晚又说不和我一起吃,今天还来现场找我。果然是农夫山泉有点甜,男人的话有点悬。”魏大勋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白敬亭表示拒绝搭理这个戏精。

两人坐下后点菜,魏大勋把菜单都交给白敬亭做主:“随便儿吃,哥哥买单。”白敬亭当然也不会客气,基本把店长推荐款都点了个遍。魏大勋笑着问他:“这么饿?中午没吃吗?”“没呢。”白敬亭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汤底已经上桌了,两人隔着水雾就这样相看。

白敬亭受不了他看向自己时专注又温柔的眼神,心里那个疑问又冒出来了,他总觉得他此刻对自己的温柔都是假的。

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习惯了包容自己的种种,算不上善解人意的我总让你很苦恼吧。这样想着率先移开视线,把目光落在牛肉丸上。

“小白,我给你烫!”魏大勋利索地把牛肉丸倒进热汤滚滚的锅里,白敬亭喊了四听啤酒,又突然想到和魏大勋要开车回家,只好再麻烦人家取消了。“我不喝,你喝吧。我来开车好了。”

魏大勋仿佛看穿了他在想什么。白敬亭点点头,低头认真扒拉碗里的肉,往嘴里灌了几口啤酒。想把闷在心里的关于魏大勋的疑问都灌进肚子里。

他抬头看魏大勋正看着自己,一顿饭下来几乎没动过筷子。“你又减肥呢?”白敬亭问他,“没办法,这几天都要出活动。”魏大勋无奈地笑道。

白敬亭瞥了他一眼“扫兴。”说完往魏大勋碗里夹了几块鱼肉,“鱼肉含脂量低,多少吃点,大不了陪你跑步去。”语气里带着些强硬,白敬亭感受到魏大勋惊喜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头喝酒。

一顿饭下来,白敬亭吃得很是知足,两人打算去压马路消消食。街上人不算很多,初秋的风拂来是凉爽宜人的,正好吹散些白敬亭身上的酒味。两人挨着手臂走在一起,肩膀每走一步就相互碰一下。

白敬亭本身就喝了酒,头有些晕乎,被这样撞几下更是觉得脑袋晕。所以他和魏大勋拉开了几厘米的距离,谁知魏大勋一把拉过白敬亭的手揣衣兜里,把白敬亭酒吓醒了几分,低声吼他:“你疯了?!快放开!”一边拿身子挡住两人握在一起的手。魏大勋把自己头上的鸭舌帽扣在白敬亭头上:“乖,就是突然想牵了,等会就放开。”白敬亭心里不是滋味儿,“你没必要做这些。”

魏大勋用手指轻轻摩挲他的掌心:“我不对你这么做对谁做?”白敬亭盯着他不说话,眼角开始慢慢泛红。魏大勋看不得他这样,拉着他走进一个暗巷里。白敬亭背靠着墙,别过脸微抬着下巴,眼睛里的水光闪烁着。

魏大勋搂过他的腰往自己身上靠:“脏呢,别靠。”白敬亭一听,偏往墙上靠:“怎么着?还知道嫌我脏了?”魏大勋被他这种赌气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不是…你…”他伸出手指抚摸着白敬亭的耳廓:“你最近怎么了?能和我说说吗?”

白敬亭终于肯正过脸对着魏大勋,借着几分酒意想着破罐子破摔算了:“你这么问,是想要我先提分手吗?”魏大勋被他清奇的脑回路弄得有点懵,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听到了“分手”这两个字,魏大勋紧皱着眉问他:“分什么手?”

“你不是已经厌烦我了吗?你不需要这么负责地扮演着恋人这个角色的…”白敬亭红着眼眶自顾自地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魏大勋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白敬亭误解,他握着白敬亭那只手紧了紧:“我做了什么让你有这个误会?”

白敬亭想把自己的手从魏大勋手里抽出来,无奈魏大勋握得太紧。只好放弃:“是你先疏远我的啊,你的事都不让我管了。西装不让我碰,搭配也不问我意见了,你发微博的照片也用不着我拍了。你他妈…”白敬亭越说越气,更多是气自己无风起浪。“你他妈连床都不跟老子上了!”

魏大勋完全被他这话说愣住了,白敬亭看他这副呆鹅样:“怎么着?说中了是吧?要分手就分手,有什么大不了?!”话毕就要走,被魏大勋猛地拉回他的怀里。“你干嘛?霸道总裁的戏演上瘾了是吧,老子又不是女人!”

白敬亭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瞪着他。魏大勋实在被自家的猫给萌到了,现在这种样子摆明是在闹脾气啊。“白,小白,敬亭…”魏大勋讨好地亲他脖颈“不是你想的那样…之前我们不是总吵架吗,你那段时间又挺浅眠。我以为你工作压力太大了,我那些烫西装,搭配衣服什么的破事不想再让你费心力了。”

白敬亭听了半信半疑,好看的唇形抿成一条直线。魏大勋继续顺毛:“至于那个…我怕你工作压力那么大,晚上再不好好休息…更受不住啊……”还挑逗性地舔了舔白敬亭的耳珠。“你混蛋。”白敬亭被他撩得猝不及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

魏大勋看他不气了,抱着白敬亭吻他的眼睛,轻啄了好几下眼尾那颗泪痣。“对不起,是我做得不够好,让你误会了那么久。”他自责地喃喃道。

白敬亭捏着他的脸不让他再亲:“谁让你亲了?”“好好好,不亲了不亲了…”魏大勋委屈得像条大金毛耷拉着耳朵。白敬亭小声地说:“不是亲那里,嘴在这儿呢。”魏大勋听到这话,脑子被“我又初恋了”“我家小白太可爱了吧”“可爱…想……”等等刷屏了。

魏大勋按着白敬亭的后脑勺亲了上去,白敬亭感受到他很缓慢而仔细地吻着自己,像在亲吻一个瓷娃娃一样,容忍着些什么,但动作依然小心翼翼。这是一个啤酒味的吻。魏大勋想。“回家吧。”白敬亭亲了一口魏大勋的嘴角,凑过去用鼻尖亲昵地蹭了蹭对方的鼻尖。“好。”

当晚两人做了些令人脸红耳赤的有氧运动之后,魏大勋伏在白敬亭耳边问他之前是真的因为压力太大才总跟他吵架的吗,白敬亭运动过度后明显带着倦意,眼睛都睁不开:“当然不是。”

魏大勋不断追问道,吵得白敬亭都睡不着。“是因为你感情戏演太好了!”魏大勋听了马上get到他的意思了,合着是因为吃醋了。忍不住逗他:“白,吃醋了?”

白敬亭翻了个白眼,红着耳朵转过身去背对着魏大勋。“明知故问。”魏大勋凑过去从背后抱着他,亲了亲他的头发。“我很爱你,晚安。”

大概过了一分钟后,魏大勋听着白敬亭平缓的呼吸声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结果那边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我也爱你…晚安。”


FIN.

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的好
或许会有后续?( ̥́ ˍ ̀ू )

评论(10)

热度(145)